国足队员工资都大概多少啊

访客 95 0

中国的足球职业联赛,是“王小二过年,一年不如一年”,这倒是不争的事实,随之而来的,也是球员收入的暴减。不过对于生活在“金字塔塔尖”的国脚们来说,这些年来的收入倒没有想象中下降得那么厉害,尤其是在鲁能、申花这样的大俱乐部中,李金羽等“一线大牌”的年收入依然可以维持在300万元以上。


在目前的中超联赛里,国脚级人物的收入有明显的三六九等,这与各俱乐部的慷慨程度大有关系。以目前正在昆明集训的国足名单为例,来自山东鲁能的几名球员足以引起所有人的嫉妒:李金羽和李雷雷2位大腕的年收入在300万元以上,即便是韩鹏这样最近两年才冒出来、但可以在俱乐部打上绝对主力的球员,收入也在200万元以上。甚至是在鲁能打不上主力的年轻球员吕征,一年也能拿到近百万元的收入。相比之下,申花国脚们算是第二档,李玮峰每年能拿到近200万元,孙祥、于涛和杜威则属同一档次,收入在120万元左右,而再低一档的孙吉和王珂则拿不到100万元。北京国安几位国脚徐云龙、陶伟在120万元到140万元之间,而刚刚在球队打上主力的小将杜文辉,在2006年里能拿到的也就在60万元左右,这还要托球队赢球较多奖金收入丰厚之福。

季铭义、张耀坤、王圣和闫嵩几位大连国脚曾经有过一段好日子,闫嵩几年前在国奥队就号称“闫百万”,不过几年过去了现在他们的收入最多也就在百万元左右。当然,国脚中也有穷人,去年联赛表现颇佳而被召入国足的上海联城国脚姜坤,贵为球队绝对核心,同时还拥有一位号称花钱不皱眉头的老板朱骏,但他的年收入却不过50万元左右。至于深圳的忻峰、辽宁的肇俊哲、徐亮、王新欣、张鹭等,收入都不算太高,而且他们更担心的不是合同,而是老板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拖欠薪水

山东鲁能

球员收入:50万-300万

教练收入:约200万

赛季投入:8000万

辽宁队

球员收入:30万-100万

教练收入:约40万

赛季投入:1500万

浙江绿城

球员收入:30万-150万

教练收入:约80万

赛季投入:3000万

大连实德

球员收入:50万-150万

教练收入:约250万

赛季投入:3000万

武汉黄鹤楼

球员收入:50万-200万

教练收入:约100万

赛季投入:3000万

上海申花

球员收入:50万-200万

教练收入:约150万

赛季投入:4000万

上海联城

球员收入:30万-100万

教练收入:约150万

赛季投入:4000万

北京国安

球员收入:50万-100万

教练收入:约200万

赛季投入:3500万

长春亚泰

球员收入:50万-150万

教练收入:约80万

赛季投入:7000万

青岛中能

球员收入:30万-100万

教练收入:约80万

赛季投入:2000万

深圳金威

球员收入:20万-150万

教练收入:约50万

赛季投入:2000万

沈阳金德

球员收入:10万-30万

教练收入:约200万

赛季投入:3000万

厦门蓝狮

球员收入:30万-200万

教练收入:约40万

赛季投入:3000万

河南建业

球员收入:25万-100万

教练收入:约60万

赛季投入:1500万

西安国际

球员收入:50万-100万

教练收入:约100万

赛季投入:3000万


我们再看女足呢:
当国内许多男足运动员的转会费和年薪动辄达到数百万元的时候,或许没有多少人会知道,我们的绝大多数女足运动员是处在怎样的艰难困境中。日前,新赛季的女超联赛已经全面展开,《京华时报》昨天公布了一份关于女足运动员生存现状的调查,调查中提到的某些女足运动员的贫穷现状令人震惊。据了解,这种状况在女足地方队中相当普遍,随着赞助商的撤退,女足生存状况处于不断恶化中,贫穷正加速吞噬着中国女足运动的发展。
北方某女足球队的一名主力给记者讲述了一件心酸往事。有名女足队员会在每次训练结束后,都要收集大家喝完的矿泉水瓶,攒满一个月以后卖钱。球队没有赞助商,发不出工资,队员只能这样去赚点钱。后来因为要供妹妹读书,这名女足队员离开了球队,据说现在在一家菜市场帮别人卖菜。


而在她的资助下,懂事的妹妹前年考上了师范本科。现在这名队员依然留恋球队,表示从来没有后悔从事女足运动,只是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踢过一脚球。

应该说,女足地方队解决温饱靠的是有关体育部门,有赞助商赞助的球队凤毛麟角,跨入小康的队员少而又少。

退役找不到工作

退役后如何生存更是困扰着女足姑娘。除了个别较有名气的队员可以去足协或体育局上班外,其他队员都面临重新择业的问题。因为没有足够的文化知识,又不了解社会,大部分女足队员退役后找工作四处碰壁。

记者曾经接触过一名退役球员,当时已退役半年的她正赋闲在家,因为根本找不到工作。“每个人就给了几千块钱退役费。我们队没有在国内比赛中获得过前三名,所以也没有健将证,也不能去上学,我们只能自觅出路。”记者曾经造访她的家,全家5口人就挤在一个30平方米的屋子里,父母全下岗,身体也不好。她告诉记者,在刚刚退役时,曾经有人为她介绍了一份工作,在当地一家超市门口看自行车,虽然薪水不多,但还可以养活自己。可惜还没上班,就被人托关系给顶了。“我们没上过什么学,不踢球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寒酸现状

住宿简陋

前几天,记者在一家西部女超球队看到让人触目惊心的情形。所谓的球员宿舍不过是8到12人住一间房,睡的是硬板床,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澡堂,每次训练完只能排队到公共澡堂洗澡。宿舍里能看到的只有一些必备的洗漱用具,男足队员宿舍里必备的大彩电和电脑在这里则更是看不到。因为没有独立卫生间,女足姑娘们早上起来上厕所都必须排队。

伙食糟糕

伙食方面更是令人心酸,记者在这支女超球队的食堂看到,每张餐桌上只有3个菜,两个青菜,剩下一个是青菜上面撒点肉末的荤菜。米饭也不是敞开供应,去晚了就只能就着白菜汤吃个馒头。而中超球队的伙食主要以自助餐为主,花样挺多。肉、蛋、蔬菜的供应量非常丰富,想吃多少不限量,每天菜谱不断变换,每餐一般都有10个以上的菜肴,而且还有鲜榨果汁敞开供应。

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几乎所有的女足队员都穷怕了。有队员甚至笑言有时候连卫生巾都买不起。“我连手机都不敢开,这个手机还是二手的,平时也就当个闹钟用。出去买东西也要精打细算,有特价了才敢看看。说难听一些,连卫生巾有时候都买不起。”一名女足队员这样告诉记者。

与男足的差距

女比男气死人

同样是踢球,男足队员收入最高的一年接近400万元,而女足队员平均工资只有1000多元。孙雯算个异类,不过个人总资产也不过百来万元。一支中超队伍,一年的运营费最少3000万元。而中国全部14支女足俱乐部队全年经费合计也达不到一支男足俱乐部队的投入。

“选择了女足也就等于选择了清贫!”一名教练这样告诉记者。因为热爱足球事业,所以很多队员们还在坚持。情况最糟糕的甚至连吃、住的费用都要自己承担其中一部分。有些球员不仅没有收入,甚至还要倒贴伙食费。她们苦苦训练所等待的,只是为了获得正式的体工队编制,包吃、包住。更好的期待是,每个月能够有数百元的训练津贴。而且这还不算最低的,有些球队由于没有商家投入,经费紧张,有的球员月薪只能领到90元,生存都成了问题。相比之下,前一些日子上海联城球员所说的“月薪一万多元怎么活”的待遇,对所有女足姑娘们来说,那简直就是富豪过的日子。

标签: 国足 队员 大概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